中华钨矿公司的前世今生

上世纪初,铁山垅开山以后,早出晚归捡钨砂的男女农民,将钨砂卖给矿商,价钱由矿商说了算。1924年6月华记公司到铁山垅设收砂栈,挂牌标价:8个铜板一斤。华记公司来铁山垅收砂不久,广巨安公司接踵而至。1924年冬,两公司争夺货源,相互抬价收购。资力雄厚的华记公司,终于将广巨安公司挤跑。当广巨安公司走后,华记公司又大压砂价,逼农民贱卖。

铁山垅钨矿图片

上世纪三十年代初,闽西、赣南苏区资金紧张。1929年春末,红四军来到赣南后,矿商之收砂站(栈)先后撤离。驻扎在分水坳的红军一个团,组织矿区附近的会昌县三区七乡苏维埃政府采掘。1931年春改山红军开采,设立公营铁山垅钨矿。由胡功克负责带领红军战士和按技术高低、劳动力强弱,每月6元、5元、4.5元的等级工资雇请当地工人,加上劳改队200多人,共1000多人组成5个中队.15个分队,从事钨矿开采。各中队设中队长1人,各分队没分队长1人。1932年冬,中队增设指导员l人、工人长1人、中队长、指导员,分队长系红军干部;工人长是由工人选出来的成份好、有技术、思想进步、工作积极的人担任。

毛泽东自带着秋收起义队伍上井冈山那天起,吃饭问题一直困扰着他。当时红军的经济来源全靠打土豪。但因为没注意到建设问题,造成乡村破产崩溃。加之反动派经济封锁,生息困难。经费日见拮据。毛泽东知道,要保住井冈山根据地这块红色政权,不能死守,必须采取积极的行动开辟新的根据地。毛泽东说,离开井冈山,最主要的原因是“经济上无出路”。

毛泽东转战赣南谋求更为广阔的生存、发展空间。沿途但见矿井星罗棋布、钨砂晶莹闪亮,久困弹丸之地的红军官兵眼界大开,情不自禁地为之欢呼、喝彩。朱德极目远眺,赞不绝口:“‘特矿之首’,果不其然;‘世界钨都’,名不虚传!”毛泽东触物兴怀,踌躇满志:“若得赣南钨矿资源,何愁给养没有着落?何愁革命不能成功?”

中央红军长征出发纪念园图片

1931年12月,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临时政府财政人民委员部和国家银行,根据毛泽东有关发展苏区经济工作的指示精神,提出了经“详细调查、拟定恢复和提高钨砂生产”的方案。

1932年,毛泽东派他的弟弟毛泽民到赣南调查。接着,毛泽民又来到仁凤山。在仁风山矿区,毛泽东经过深入调查研究,撰写、编印了《仁风山及其附近》小册子,下发到各基层党组织,指示四县边界特委的工作要以矿山为重点、以矿工为骨干,形成波翻浪涌、星火燎原之势,最终实现全境赤化。同时,在公营铁山垅钨矿的基础上正式成立了“中华钨砂公司”,在大窝里召开成立大会,除公营铁山垅钨矿全体采矿红军官兵和工人参加大会外,较远的公营白鹅(又称赤鹅)洗砂厂和农民采掘的仁风山、上坪、庵前滩等矿场,也派代表参加了人会。

中华钨矿公司旧址图片

中华钨矿公司,在会昌县白鹅墟创办了白鹅洗砂厂,统筹兼顾苏区钨矿的开采、收购、加工和销售。不料事与愿违,总经理胡克功、工会委员长华太章等人独断专权,明目张胆地贪污受贿,致使生产停顿不前,经济效益有减无增,矿工怨声载道,人心涣散。当年秋末冬初,临时中央政府洞见症结,果断地撤销了胡克功和华太章的职务,改由毛泽民兼任总经理。

毛泽民吸取教训,从基层选拔了一批德才兼备的红军、矿工骨干充实干部队伍,在每个生产中队增设了一名指导员和工人长,建立了一套权力集中、运行民主的协作监督机制。以公营铁山垅钨矿和白鹅洗砂厂为龙头,带动周边矿区的个体散户和短期零工,自愿结成了盘古山、上坪、蜈蚣山、吴山和庵前滩等5个生产合作社,其中盘古山生产合作社下设7个大组、130个小组,上坪生产合作社下设4个大组、28个小组,形成了一个分布广泛、管理严密的生产组织体系。公营企业职工按技术高低、劳动力强弱,每月领取4.5元-6元不同等级的固定工资,食宿免费。各生产合作社所产毛钨砂由中华钨矿公司统一收购,没有挖到钨砂时,公司预付70%的砂款,待后逐步扣还。

中华钨矿公司领导成员:

总经理胡功克1932年春一一1932年初冬

总经理毛泽民(兼)1932年冬一一1933年冬

总经理丘金山1933年冬一一1931年7月

总经理谢日东1934年8一一10月

中华钨矿公司设:总务科,李克怀任科长(后调供给部),财务科,董仁兴任科长,组织科,李克钧任科长。据徐克勤的调查报告称:“第五事务所在铁山垅山麓设矿场收砂,并驻有矿警10余人”,1944年也设有分诊所,有医务人员1人,助产士1人。

选矿厂运矿铁轨图片

在国民政府铁桶式的封锁之下,以钨砂为纽带,中央苏区与广东军阀陈济棠联系在了一起1934年10月,陈济棠与红军秘密谈判,达成停战协议,为约军长征“借道”广东创造了有利条件。

从1932年到1934年10月红军长征前,钨砂贸易总计创造了620万元的财富,对维持苏区政府的运作和养活十万红军,抗拒国民党对苏区的围剿和经济封锁起到了重要作用。更为重要的是,第五次反“围剿”时,陈济棠很不积极,并与红军达成互不攻击协议,允许红军从广东借道突围,与因钨矿砂生意而经常有与陈济棠沟通协调的管道及感情的增进有关。

1934年9月,中华钨矿公司因国民党军队进犯而停办。采矿工人大部分参加红军长征或是加入当地游击队。铁山垅钨矿的开采、销售逐由矿商接盘。

1948年8月13日于都解放。9月,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代表刘达奇等进驻于都办事处。11月26日,9名解放军代表进驻上坪矿场。1950年4月,“中南军政委员会工业部有色金属管理总局江西分局”成立,接管原江西钨锡矿业有限公司。4月6日成立江西分局于都区管理处,接管原江西钨锡矿业有限公司于都办事处,增设铁山垅矿场和新华矿场。同年8月,成立铁山垅矿场白鹅收砂站。

于都区管理处1950年6月迁移盘古山。1951年6月,于都区管理处改称平华管理处。铁山垅分场,下设铁山垅、黄沙、隘上、白鹅四个民窿管理区和一个白鹅收砂站。

1954年8月1日根据中央重工业部有色金属工业管理局中南分局的指示,撤销上坪分场和铁山垅分场成立上坪钨矿和铁山垅钨矿。10月15日转入国营生产。

 

 

微信公众号

 

钨钼视频

赣州钨协2019年11月份国内钨市预测均价:55度黑钨精矿8.5万元/标吨,环比10月份报价下调9500元/标吨;仲钨酸铵13.35万元/吨,环比10月份报价下调1.25万元/吨;中颗粒钨粉216元/公斤,环比10月份报价下调16元/公斤。

 

钨钼音频

章源钨业2019年11月上半月长单报价:黑钨精矿(WO3≥55%)8.5万元/标吨,较10月下半月报价下调5000元/标吨;白钨精矿(WO3≥55%)8.35万元/标吨,较10月下半月报价下调5000元/标吨;仲钨酸铵(国标零级)13.35万元/吨,较10月下半月报价下调7500元/吨。